1. 首頁
  2. 集團動態
  3. 集團新聞

“新基建”九人談:數據中心如何加速跑?怎樣才能贏?

2020-03-20

“當前數據中心建設的現狀、難題、機會是什么?未來可能呈現的的發展趨勢是什么?”


采訪整理 | 通信產業報(網) 王改靜 趙妍


在近期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會議上,中央明確提出要加快5G基建、大數據中心、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進度。“新基建”的涵蓋領域進一步擴大。在社會認同度最高的七個領域中,大數據中心備受關注。

移動互聯網時代,數據流量不斷增加。在這樣的背景下,大數據中心的重要性日益凸顯,大數據中心是數據存儲、處理和交互的中心,被認為是互聯網時代的“糧倉”。

但數據中心建設涉及廣泛的產業鏈,從計算、存儲、網絡技術到架構,從供電到運維,其演進將帶動一個巨大的產業鏈。那么當前數據中心建設的現狀、難題、機會是什么?未來可能呈現的的發展趨勢是什么?針對這些問題我們看一下業內專家及產業鏈參與者是怎么說的。


中國工程院院士鄔賀銓

升級為“云數據中心”

當前企業數據僅有不到2%被存儲下來,而企業保存下來的數據,由于技術與流動性的問題,只有10%的數據能得到分析。這說明,我國數據存儲利用能力存在很大缺口。當前全球40%的IDC機柜在美國,我國只有8%,而我國互聯網用戶顯然多于美國,這意味著大數據中心發展空間很大。預計2020-2025年,我國IDC市場累計將超過1萬億元。

但隨著云計算的發展,大數據中心開始升級為“云數據中心”,其主要特點,一是采用超融合架構,基于通用的服務器硬件、SDN與VxLan,采用100G以太網與浪涌緩存及統一的交換技術;二是將物理分布的服務器、存儲、網絡等資源融合虛擬化為邏輯集中的巨大資源池;三是通過云計算管理平臺可動態監控、調度和部署其中各種資源,按需想用戶提供差異化服務;四是提高了數據中心資源的使用率和響應時間,改進了可擴展性,降低了管理的復雜度,提升了運營維護的效率,增加了安全可靠性。

數據中心是各種IT資源的集成中心,也是數據存儲、處理和交互的中心。建設數據中心是個很長的產業鏈,包括服務器、路由器、交換機、光模塊,還有電源、軟件、網絡、機房。但對于IDC產業鏈來說,更重要的是IDC集成運維及云服務商和解決方案。

此外,在數據中心建設過程中,服務器機房不是最“燒錢”的地方,機房只占大數據中心投資的百分之十幾,更大的投資其實是在供電系統及制冷系統,還有防雷、安防、災備、環境監控、綜合布線等方面的投資。


鵬博士電信傳媒集團董事長楊學平

兩條主線迎發展黃金期

2020年初始,隨著新冠疫情爆發,經濟下行壓力加大,逆周期政策再度加碼,作為逆周期政策之一的“新基建”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中被頻繁提及,其中明確指出了要加快5G網絡、數據中心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進度。

無論是5G、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物聯網等都需要依靠數據中心的發展,大數據中心將迎來發展黃金期。公司將以兩條主線實現發展速度突破:一條主線是以“HOMM(Hotel Operations Management Model)即酒店運營管理模式”,持續選擇人口與產業密集區域,與有意布局數據中心產業的合作伙伴多層面深入合作,輸出數據中心綜合服務能力;另一條主線是深度綁定大客戶定制數據中心,分享5G智聯網時代流量紅利。公司將創新合作模式,創新投融資,實現快速發展,未來三年可運營機柜數達到12萬個,持續領航第三方數據中心行業。

5G時代,無論是前期的基礎設施建設,還是持續的運營維護,通信服務都是5G市場上不可或缺的基礎設施保障。公司在2019年部分地市已經與運營商簽約合作,2020年將全面推進主要省或城市的合作簽約,進入5G通信服務產業鏈,持續建設服務隊伍,提升5G通信服務能力。

5G引領下的第四次信息浪潮將帶來智能革命時代,而產業互聯網將在這一輪變革中迎來巨大機遇。在云網通信、工業大數據、智慧城市、企業視訊等業務領域,鵬博士都有生態合作伙伴、技術能力和客戶資源。公司將整合生態、資源、技術,并通過與基礎運營商合作,打通國內、國際網絡,組建覆蓋全球的SDN網絡,以綜合服務優勢拓展縱深產業市場。


中國移動政企事業部副總經理方力

建議出臺IDC扶持政策

IDC作為國家“互聯網+”戰略的基礎性資源,是承接流量經營和寬帶體驗的內容載體,是改善4G、家寬等用戶感知的主要途徑,是5G、行業應用高速發展的重要保障,是信息化產業的“數字地產”。

為貫徹中央精神、落實國家政策,我們有義務同業內各家單位一并,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

一是統籌規劃、合理布局。目前我國IDC需求大體上以“胡煥庸線”東、西劃分冷、熱,“胡煥庸線”以東普遍需求旺盛、甚至北上廣深等地出現資源嚴重短缺;而“胡煥庸線”以西則普遍面臨短期內供大于求的困境。我們認為,應以人口密度及對應的流量需求作為數據中心布局的內生因素,并結合當地政策、自然環境等情況,綜合統籌、全面規劃,實現全國資源的合理布局。同時,考慮到未來云計算業務降本增效的巨大壓力、以及內容/計算節點需要越來越貼近用戶的不同需要,IDC的發展形態也勢必將向兩極化發展,即DC節點越來越集約化、OC節點越來越邊緣化,這也要求我們在規劃、建設時,充分考慮未來3-5年,乃至10-15年的業務發展方向,以便更合理的規劃IDC布局。

二是分級建設、降本增效。因為IDC業務的重資產、長周期特性,按照統一標準規劃、建設,往往導致IDC建設完成后可能已經難以滿足當下或未來的客戶需求,且各行業客戶對IDC的建設標準存在差異,可能致使后期產生大量的改造成本,這種問題尤其在電信運營商中屢有發生,因此未來的IDC規劃中,需要面向不同類型客戶,制定差異化建設標準,降低機架造價成本以及后期運營PUE,提高單機柜價值,使IDC產業更加綠色化。

三是網隨云動、云網融合。IDC的核心在于“I”,即網絡,隨著數據之間交互頻率的高速增長,東西向流量也呈現井噴之勢,因此建設數據中心之間的直連、云資源池之間的直連,構建DCI網絡、云網顯得至關重要。

四是政策建議、扶持產業。建議國家出臺IDC產業相關的扶持政策,促進IDC產業繼續保持快速發展,滿足我國的信息化、數字化產業發展需要,為我國經濟增長插上騰飛的翅胖。如適當放開北京、上海、廣州等地的IDC用地審批要求,適度放開深圳、杭州等地的用電、能耗指標等。


賽迪顧問總裁孫會峰

場景化應用打開數據中心新空間

數據資源已成為關鍵生產要素,更多的產業通過利用物聯網、工業互聯網、電商等結構或非結構化數據資源來提取有價值信息,而海量數據的處理與分析均要求構建大數據中心。

尤其是在國家政策和資本的共同推動下,AI生態不斷完善,AI場景化應用加速落地,AI基礎設施服務服務將迎來快速發展新時期。5G的商用,大量基于5G的應用在金融、制造、醫療、零售等傳統行業中開始示范與推廣,VR/AR、自動駕駛、高清視頻、智能交通、智能醫療等應用需求也將為數據中心市場發展與服務模式創新打開成長空間。

這些年大型數據中心一直快速增長,2019年中國數據中心數量大約有7.4萬個,大約占全球數據中心總量的23%,數據中心機架規模達到227萬,在用IDC數據中心數量2213個。數據中心大型化、規模化趨勢仍在延續,區域性應用、多層級集團企業均傾向通過規模化建設避免盲目建設和重復投資。2019年,超大型、大型數據中心數量占比達到12.7%,規劃在建數據中心320個,超大型、大型數據中心數量占比達到36.1%。這一數據與美國相比仍有較大差距,美國超大型數據中心已占到全球總量的40%,大型數據中心仍有較大的發展空間。

賽迪顧問預計,未來3年,中國數據中心市場規模將保持12.4%的增長速度,預計到2022年,IT應用投資將達到5250億元。而另有機構預計,國內數據中心產業規模于2022年將達到3482億元,2019年-2022年三年的復合增速將達30.7%。


新華三集團副總裁劉新民

解決“重建輕用”痛點

雖說數據中心是廣大企業向數字化、智能化轉型的重要基礎設施之一,但數據中心的建設依舊存在不少痛點。

當前數據中心建設規模迅速擴大,但國內整體布局不均衡,“重建輕用”現象仍然存在。由于低水平運營,數據中心資源沒有充分發揮價值,造成了數據中心資源的浪費。隨著數據中心規模和數量的快速增長,數據中心運維和運營面臨著嚴峻的挑戰。另外,還出現了運維人才短缺、運維能力跟不上數據中心建設速度等問題,尤其以西部地區更為明顯。

如何解決這些痛點問題,加快數據中心建設,一是需要國家出臺相關政策引導加快下一代數據中心技術的研發與產業化,包括對高密度數據中心、邊緣數據中心以及液冷等新技術的研究;推進數據中心新型網絡設備、存儲與服務器技術的研發和產業化,加快整機柜服務器、閃存、GPU服務器等技術發展;支持大規模分布式計算、海量數據分布式存儲和管理等技術研發,推動傳統數據中心云化轉型;加快推進智能運維、智能管理等技術研發,提升數據中心智能化水平,降低運營本等。

二是對大數據中心建設進行統籌布局,因地制宜,推動大數據中心可持續運營。防止投資過熱,進行統一的產業政策指導、規劃布局,科學評估后進行數據中心總量控制,確保項目投入的回報,以及對當地的各方面影響,充分發揮數據中心的作用,確保可持續發展。

三是加強人才培養。開展數據中心產學研項目研究與合作,加大高校定向人才培養,增強國際技術交流,提高國內數據中心運維管理能力。另外跟蹤調研產業人才需求,借助第三方行業組織和機構,開展人才培訓,切實滿足產業實際發展需要。


浪潮集團高級副總裁彭震

定制化將成趨勢

數據中心首次在基建投資中被提到,說明數據中心將在中國經濟升級中扮演重要角色。

國家加大加快對大數據中心的投資,將促進中國IT產業與全球產業模式同步進化。新基建投資將加快云、AI等創新應用對傳統產品的替代進程。此舉對于IT產業的意義,不僅是帶來新的增長動力,這些創新應用的發展將帶來全球產業模式的同步進化。

對于IT產業的意義,不僅是帶來新的增長動力,還能加速產業自身升級轉型,帶來與全球產業模式的同步進化。目前全球的大數據中心正在呈現出新的發展特征。

一是開放融合成為產業趨勢。技術開放的邊界越來越廣闊,開放硬件設計和開源軟件等成為趨勢。任何一個廠商都可以獲取開放技術,產業的開放自由協作取代了此前封閉的排他式協作。

二是定制化將成為趨勢。超大型、大型數據中心多屬于大型互聯網公司,這些互聯網公司都有著獨特的業務和核心競爭力,必然需要個性化的服務器等IT基礎設施和服務器產品。所以,Google發展了服務器農場模式,阿里巴巴發展了玄武系列服務器,百度發展了北極星系列服務器,服務器企業必然需要更快的轉型來面對這些超大規模用戶的定制化需求。

三是“產業AI化”將成未來人工智能發展的趨勢和方向。新基建將促進“AI產業化”和“產業AI化”生態協同發展。

此外,數據中心是計算力的存在方式,國家的新基建政策將帶動數據中心基礎設施的進一步投資和發展,服務器、存儲等計算設備以及云計算軟件等平臺軟件的投入有望加大,對整個產業是重大的利好。具體來看,相較于傳統的數據中心及技術,云數據中心及相關產品、邊緣數據中心及相關產品,會獲得更好的增長。


曙光云計算集團總裁關宏明

引導規范重點行業數據中心建設

隨著移動互聯網、物聯網、云計算產業的深入發展,大數據國家戰略的加速落地,各產業都在深入挖掘大數據的價值,研究大數據的深度應用,大數據產業體量呈現爆發式增長態勢,大數據應用領域隨之不斷豐富,中國大數據產業生態系統日趨完善。在這樣的背景下,作為基礎設施的大數據中心一直在持續增長。

大數據中心建設具有廣闊的市場需求,但是卻面臨能耗挑戰。要建立健全的綠色數據中心成為趨勢,液冷技術成為理想選擇。中科曙光將繼續加強科技創新,大力發展綠色計算產業,推動“液冷綠色節能數據中心”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

大數據中心的建設需要政府、社會和企業的合力。一是希望政府能夠引導規范重點行業、大型企業數據中心建設,圍繞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發展理念,推動大型數據中心合理布局,打造特色區域性數據中心。

二是希望能夠鼓勵政府與企業、社會機構開展合作,通過政府采購、服務外包、社會眾包等多種方式,在確保安全的前提下依托專業企業建設大數據中心。

三是建議適當引導大數據產業發展基金、戰略性新興產業投資基金等設立,對企業投資建設的綠色數據中心試點、云服務平臺等大數據應用基礎設施給予支持。


潤迅數據總經理胡文先

數據中心加速走向“三化”

國家提出的新基建政策將進一步加快數據中心向著規模化、節能化、智能化的方向發展,數據中心市場將逐步整合,小型、高能耗的數據中心將被規模化的綠色節能云數據中心園區所替代。

5G、AI、大數據等新業務提速將在互聯網中形成大量的數據快速交互,這些數據將對數據中心的數據承載能力、電力保障能力、空調制冷能力、網絡負載能力、運維支撐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為了支撐未來互聯網中大量數據的快速交互,數據中心需要對整體網絡進行升級,通過增加或更換具備強大數據吞吐能力的網絡設備、擴容網絡出口帶寬、提高網絡傳輸冗余能力等方式來提升數據中心網絡支撐能力。

傳統網絡依賴物理基礎設施來建立連接,這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成本來保障網絡的正常運行。SDN基于軟件,通過虛擬化整個網絡,創建物理網絡的抽象版本,允許用戶從集中位置配置資源。SDN的出現使得傳統網絡變得可集中化管理、擴展敏捷、運行安全且管理運維成本更低,推動數據中心產業向著更加智能化的方向發展。


太極計算機總裁呂翊

建設大數據中心要通盤考量

以往的數據中心建設屬于傳統業務,隨著數據量的不斷增加和應用場景的不斷豐富,數據中心必然要求不斷擴大擴容。

國家層面應該構建一個數據豐富的、一體化的國家大數據平臺,制定一個切實可行的數據匯聚標準。在此次疫情防控中的密切接觸者的查找,如果能夠充分匯聚各個維度的數據,就能快速找到可能的密切接觸者,但在實際操作中,我們發現數據匯聚非常困難。我們希望國家在推動大數據中心、物聯網體系建設的思路上,有整體的通盤考量。

其實將所有的數據都歸集到國家大數據平臺實施起來并不現實,而且歸集還會產生連帶問題,所以數據源頭還是放在原管理機構,應該采取“物理分布、邏輯集中”的方式建設,有專人負責協調采集數據的標準,需要哪些門類的數據,如何匯集,采用什么樣的頻度、什么樣的技術,國家成立專門機構負責總體牽引。在平時形成常態化的持續運轉機制,進行數據有效匯集,戰時才能夠有條不紊地利用數據開展各項應急工作。現在各個地方均設立了大數據局,在國家層面也應該建立相應的國家大數據管理局或委員會。

山西体彩网-首页 喀什市 | 上高县 | 呼和浩特市 | 茂名市 | 义乌市 | 沁源县 | 金溪县 | 怀宁县 | 巧家县 | 汉源县 | 扎鲁特旗 | 龙海市 | 黄浦区 | 民勤县 | 府谷县 | 虞城县 | 新乐市 | 莱西市 | 文山县 | 荆州市 | 泸定县 | 大足县 | 宁国市 | 车致 | 峡江县 | 壤塘县 |
喀什市 | 上高县 | 呼和浩特市 | 茂名市 | 义乌市 | 沁源县 | 金溪县 | 怀宁县 | 巧家县 | 汉源县 | 扎鲁特旗 | 龙海市 | 黄浦区 | 民勤县 | 府谷县 | 虞城县 | 新乐市 | 莱西市 | 文山县 | 荆州市 | 泸定县 | 大足县 | 宁国市 | 车致 | 峡江县 | 壤塘县 |